當前位置:首頁 - 才藝展示
新任司法部長張軍 曾指導過我辦案(金克明)

發布時間:2017-03-03


近日,從媒體上得知,中紀委原副書記張軍轉職司法部擔任共和國第10任部長。這使我想起了20年前的一件事。
    記得在1997年下半年間,我承辦過一起包庇案,案情是這樣的:97年2月份的一天下午,被告人項某之子小項將鄰居家的小孩誘騙至自家,用手卡住他的脖子,致其窒息死亡。當晚被告人回家時,聞悉隔壁小孩走失,又聯想到自己兒子最近病情不太穩定,被告人察覺事情不妙,便向兒子詢問,并上樓查看,果然發現了小孩的尸體,考慮到當晚是除夕之夜,被告人決定過完春節再將事情公開,便將尸體掩埋在附近的河道里。2月10日,被告人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,此時,案情大白。后經公安偵查,檢察院審查,以被告人觸犯《刑法》第162條,涉嫌包庇罪而被起訴至甌海法院。
    我接手此案后,按辦理刑事案件的常規程序,復制、查閱了案卷材料,會見了在押被告人。在調查、研究案子的過程中,我發現被包庇的對象小項系精神病人屬于無行為能力人,根據《刑法》規定: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的,不負刑事責任。那么被告人掩埋尸體的行為構成犯罪嗎?思考了好長時間,查閱了文書資料,也請教了法官和同事,大家意見不一:有人認為:項某在小項殺人之后,將尸體掩埋河道里的行為在主觀上存在犯罪故意,即對兒子殺人行為有明顯包庇的故意,因此應以包庇罪追究其刑事責任;也有人認為,既然小項不構成犯罪,那么 “包庇”一個無罪的人怎么可能構成包庇罪呢?項某的行為充其量僅為一般的違法行為而已。大家看法很多,爭議很大,誰也無法說服誰,這使我一籌莫展。就在此時,一個偶然的機會來了,時任最高院研究院副主任張軍應市中院的邀請來溫講課。講課那天,我早早地來到了講課現場,并搶坐在最前排。張軍的刑法課講得十分精彩,其觀點新穎,邏輯性強,對案件分析十分透切,讓大家受益匪淺。在茶歇時,我拿著之前準備好的材料討教,張軍看了材料,又聽了我的介紹后分析道:從法律條文以及立法本意上看,包庇罪是指為明知是犯罪的人而為其提供隱藏場所、財物,幫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證明的行為,它侵犯的客體是司法機關同犯罪行為作斗爭的正?;疃?。小項患有精神分裂癥,在無法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殺害了小孩,雖然其行為具有社會危害性,但缺乏刑法違法性和刑罰處罰性,不構成故意殺人罪。既然小項的行為不構成犯罪,那么掩埋尸體的被告人自然的失去了構成包庇罪之基礎,即“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?”如果將不構罪的行為當做項某包庇罪的客體要件,這顯然是錯誤的,因此掩埋尸體的行為也不能認定為犯罪。這一無罪的結論,對我來說是個驚喜,因為這是來自共和國最高審判機關的大咖的觀點啊。專家的一席話,成為了我在法庭上最具殺傷力的觀點,也更加堅定了我對該案作無罪辯護的信心??ツ且惶?,我充滿自信地走上了法庭。
    1997年8月11日下午,對于被告人來說,也許是終身難忘的日子。甌海法院進行了第二次開庭,并作出了莊嚴的宣判:“辯護人金克明認為被告人不構成包庇罪其理由充分,本院予以采納,現宣告被告人無罪,當庭釋放?!?BR>    時光如白駒過隙,現在翻看20年前刊登在《溫州日報》由自己撰寫的《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——記一起包庇案的無罪辯護》真是感慨萬千,報紙雖已泛黃,但仍記憶猶新,恍如昨日之事。當年,有幸得到張軍(現任司法部長)這一高人指點,使辯護觀點鮮明、有力,使無罪之人沒有被錯誤的追究刑責,發揮了律師應有的作用。

 



  

本站版權歸溫州市律師協會所有,[email protected] ALL Right Reserved.
備案號:浙ICP備05071371號-1
您是第 285454 位訪問者